一顿饭 重四斤,假如下一顿饭,是你人生的最后一顿饭,你想吃什么?


时间:

这个问题问得人憋得慌,是吧?既然选择回答,我就说说我人生的最后一顿饭,想吃什么?

既然是人生的最后一顿饭,我会选择吃雪豆炖猪脚。

有人会问为什么选择吃这个?我记得那是1980年夏天的某一天。我当时在上小学,下午放学我跟平时一样走路回家。到家后,家里没人,后来知道妈妈出去替人家帮忙去了,哥哥也不知去哪里玩去了。

我进屋内发现饭桌中间放着一个大锅,这锅就是我们现在家庭常用的带蒸格的铝锅。这种锅在当时算很大的一种锅了,平时主要用来热洗澡水用的。我很奇怪,这锅怎么放桌上了?等我走近一看,只见锅里有一层手掌厚的乳白色的油汤,汤中有几粒什么豆豆,后来才知道叫雪豆。我奇怪了?这是什么汤?我围着桌子转着圈,当我转到锅背后的时候,看见一大堆骨头堆在那儿。

我心里一阵狂喜,今天什么日子?居然有骨头啃。我急忙跑去看饭锅里,怎么没有?又去看碗柜,说是碗柜实际就是放碗,筷子,盐的地方,也没有?直到我把屋里收刮过遍,都没有?

你们怎么能这样?怎么不给我留点?难道妈妈不爱我了,所以不给我留?。。。无数种可能,疑问在脑海中乱窜。(我们家当时很穷,又是单亲家庭,妈妈一个人靠点微薄工资,从我三岁时就独立抚养我们两兄弟。所以平时几个月也很难吃上肉。)我想着想着鼻子一酸,泪水不自觉的啪啪直掉,擦了又来,来了又擦。。。如此无聊的重复着。直到后来鼻涕也操出来了,泪水也没止住。

我实在不甘心,突然猛地端起大锅,朝嘴里猛灌。结果不知是锅太大,还是用力过猛,我最多喝了两小口,汤就没了。锅里的汤一部分流进衣服里顺着胸口流得满肚皮都是,一部分全撒地上了。

我依然不甘心,不解气。伸出沾满油汤的手抓起锅底剩下的两颗雪豆使劲地嚼着。你别说,越吃越香啊,最后没忍住,抓起桌上还带有筋络没啃干净的骨头津津有味地啃起来。

我一边啃一边还是不停地流眼泪。不知过了多久,妈妈回来了,见我满身油腻,满脸泪痕。也没责怪我,只笑着问我,幺儿猪脚香不香,好不好吃啊?

天啊!妈妈不问还好,一问我快要平息的委屈一下子又涌现出来了,忍不住大哭大闹起来。我刚告诉完妈妈原因后,哥哥回来了。不知是知道做错了,还是什么原因?哥哥一进门,一边靠着墙壁往屋里移动一边还打着饱隔。

妈妈表情严肃地把哥哥叫到身边。问他为什么不给弟弟留点?哥哥一边打着隔一边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(现在想起真好笑)。妈妈急了,抱起哥哥在屁股上一阵猛抽,一边抽一边流泪地问哥哥为什么不给我留点?哥哥被打得痛得直叫,大声说“我吃到很好吃,一时没忍住就啃完了”。

妈妈打累了,一边安慰还在流泪的我说“幺儿乖,妈妈明天又炖猪脚,只给你吃不给哥哥吃”。安慰完我妈妈又安慰哥哥说“以后吃东西,一定要想着给弟弟留点。妈妈明天又炖猪脚吃”。

结果大家都知道,第二天没有炖猪脚吃。现在想起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,哥哥当时不但挨了打,到现在都不大喜欢啃猪脚。

所以我最后一顿饭一定要吃炖猪脚。不过不是妈妈炖给我吃,而是我炖给妈妈和哥哥加上我一起吃。

如果我的人生到了最后一刻,而我的家人朋友们都不知道,我想我会把我最爱的人们用各种稀奇古怪的理由骗到我身边来,哈哈哈……逼着他们吃完我做的所有难以下咽的东西

记得我第一次做饭,是上中学的时候,那个时候我老爸老妈每天忙着用电锯锯木头赚钱贴补家用,每天都很辛苦很忙碌,我尝试做饭的那天格外忙碌,爷爷奶奶姑姑都在帮忙,只有我一个人放学回来没什么能帮忙的,我看已经很晚了,就想帮忙给家人做点儿好吃的,但是第一次下厨手忙脚乱的切好菜,燃气打开油倒进去由于锅里面有水吧,噼里啪啦的溅起油花……后来电话响了我跑到房间里面接电话,等我挂了电话回来的时候发现油锅起火了还引燃了旁边的贴画儿,迅速关了燃气但是厨房里面已经很多很多烟了,饭也没煮菜也没炒成功还把厨房搞得一团糟……绝望极了,后来爷爷奶奶老爸老妈忙完了回来也看到家里的状况,我记得特别清楚,爷爷跟妈妈说:“别说丫蛋儿”……哈哈,这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做饭,也是直到结婚前的最后一次在娘家做饭……

结婚了,跟韬哥在一起偶尔有想做饭的心情,尝试了几次发现自己做的都不太好吃,而且还要买菜呀洗菜呀,吃完了还要洗碗呀收拾呀,渐渐的也变懒了,外卖走起……

跟韬哥回公婆家,每次韬哥爸爸妈妈都做了韬哥最爱的小酥肉腊香肠,韬哥每次都吃的特别满足,韬哥爸爸妈妈看着韬哥吃光光也漏出特别满足的表情,临走还千方百计的让我们带点儿回去,也许幸福感就展现在家庭生活里面吃吃喝喝里面吧!

如果我真的到了人生中的最后一刻,我想我会把韬哥爱的小酥肉、老爸老妈喜欢的石磨豆腐炖猪蹄儿、弟弟爱吃的肉……全都照着菜谱做了,摆上满满的一大桌,开开心心的吃的饱饱的面对未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