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盛兰,如何看待京剧大师叶盛兰的艺术人生?


时间:

叶盛兰于1914年出生在北京的一户京剧世家,他的祖父叶中定为四喜班净角台柱,父亲叶春善富连成社创始人及社长,叶盛兰是叶春善的第四个儿子,由于家庭的熏陶,叶盛兰自幼就很喜欢京剧,还天生的有一副好嗓子。

叶盛兰在“富连成”学艺的时候,得到萧长华以及茹富兰、萧连芳、张彩林、曹心泉等先生的传授,全面掌握了小生行当里的雉尾生、武小生、官生、穷生、扇子生、娃娃生等不同的表演方法和技巧。

他的功夫扎实深厚,文武昆乱不挡。出科以后,又拜著名小生演员程继先为师,得到进一步深造。他在艺术上刻苦努力,又富于独创精神。特别是新的时代、新的文艺思想,对他的艺术发展有着很大的影响。

叶盛兰很重视表现手段和塑造人物的关系。他曾经说过:“小生只是个行当,不完全代表人物。”他还说:“这出戏为什么唱〔西皮],那出戏为什么唱(二黄],要唱出什么感情来,只有自己先明白了,才能有的放矢、恰到好处。”

叶盛兰嗓音宽亮,刚健挺拔,有着独特的演唱风格。京剧小生的演唱不同于其他男声的歌唱,有它的独特性。按照传统的说法,从龙德云到德珺如、朱素云等前辈小生,偏重于唱工,讲究“龙风音”。所谓“龙”音就是挺拔的声调,“风”音就是柔婉的声调。

它的特点是真假声混合或者交替使用,声调高亢、雄浑,行腔简直、古朴。这种唱法被称为小生的正宗唱法。叶盛兰吸取了“龙凤音”的神韵,加以发展创造。他是完全运用假声,加上“刚虎音”的润饰,形成了清刚、婉转、丰腴、壮美的声音特色。

叶盛兰的念白也很有特色。传统的念法中真假声交替很明显,参差起落显得生硬,有点“阴阳怪气”的感觉。怎么解决这问题呢?叶盛兰认为“要在真假声换声点上下功夫”。

他的念白真假声结合得很好。中低音用瞳音,宽窄适当,变换自如,不露痕迹。这样,就使念和唱的声音和谐一致、自然流利、悦耳动听。

叶盛兰塑造的许多人物,性格、气质决不含混雷同。即使同属雉尾生的周瑜、吕布、华云龙、陆文龙等人,他都能准确地刻画出他们鲜明的性格,表现出他们在特定情景中的真实丰富的思想感情。

叶盛兰并不是一味地继承前辈的艺术,否则他也无法成为一代大家了,他说过:“老前辈很高明,有很多绝妙的表演。但是,在今天看来不一定都是美的。要让今天的观众觉得美,这就难了,京剧要大胆革新。”

叶盛兰所创建的叶派艺术,在京剧史上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,为当今京剧小生行当的主流,当代京剧小生十个有九个都是宗叶的。叶盛兰早年的戏演的很多,但自从1958年起被戴上了“右派”的帽子,此后演出极少,直到1978年去世后,这顶帽子才彻底摘除,令人惋惜!

叶盛兰先生的艺术,人生融到了时代当中,随着时代跌宕起伏。戏台上的百态人生缺不得他,戏台下的人生冷暖尝了个遍。

1945年前后演出了《周瑜》,《吕奉先》,《十三太保》等,有“活周瑜”,“活吕布”之称。

之后便是十年文革,被扣上右派帽子。当初怎样风光,现今就怎样落魄。或许是他的天赋,又或许是后天努力,他在戏曲上的造诣太高,戏台上总会有他的一席之地。

强压之下,叶盛兰先生的戏曲之路还是在继续。先生一生唱了许多戏剧,《桃花扇》《玉簪记》《凤还巢》《白蛇传》《柳荫记》《西厢记》《玉堂春》《佘赛花》 《蝴蝶杯》《吕布与貂蝉》《悦来店·能仁寺》《桃花村》《得意缘》《白毛女》《辕门射戟》《水淹下邳》《借东风》《赤壁之战》《金田风雷》《断臂说书》《群英会》《临江会》《黄鹤楼》等等。

欢迎点赞关注

图片来源网络